首页/ 新闻/ 媒体聚焦/ 正文

一位地病防治人眼中的西安地病防治这些年

来源:华商报 发布时间:2024-05-20 16:26

“我小时候喝过你们老科长熬的富硒茶,我现在也干地方病了!”

蓝田大骨节病村上安村一位年轻村医的无心话,触动了西安市疾控中心地方病防治科副科长李平,还让她生出了地方病防治传承与发展的感慨。

李平深入病区随访大骨节病患者

地方性克汀病、大骨节病

均已多年无新发病例

今年是李平参与地方病防治的第14个年头。

14年间,她参与并见证了西安地方病防治取得的各种历史突破:

在西安部分地区,因生活环境缺碘导致的碘缺乏病(即甲状腺肿大)也是常见病。“一代甲、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就是北方碘缺乏病区曾流传的歌谣。

1970年,西安因缺碘引起的甲状腺肿大发病率是20%,1997年降到10%,2000年降到5%以下、地方性克汀病没有新发病例,碘缺乏病得到持续消除。

饮水型氟中毒病区——氟斑牙和氟骨症的发病率持续降低。

发生在低硒地带,原因不明的地方病——大骨节病自2012年起无新发病例。

李平深入病区随访大骨节病患者

“2018年起,西安市地方病防治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政策紧密结合,有的大骨节病村整村从山顶搬迁到平地,大部分地方病患者享受了药物免费发放或依据病情的免费手术治疗,大大减轻了疾病带来的痛苦,生活质量明显提高。”李平说。

李平和同事们深入病区随访大骨节病患者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

她很容易共情地方病患者的心事

李平是四川南充人,因母亲身体不好、从小立志学医“救”妈妈的她,十分遗憾在硕士即将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时与母亲永别。

时隔多年,谈起伤心事,她仍会落泪,但又或许她把这份执念用到了“救”患者身上。

“2010年,我通过校招应聘到西安疾控中心,我们10多名新员工一进单位就分为2组跟岗实践,一组参与出血热相关研究,一组参与大骨节病项目,跟哪组可自由选择。尽管当时不止一人劝我说‘地病防治’太辛苦,但我说我不怕!”李平说,“回头想想这多少是初生牛犊式的豪言壮语,但第一次跟岗实践我也真真是从炎炎夏日走到了皑皑白雪。”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李平发现她确实很容易共情到地方病患者的心事。

“地方病的发生,除与自然环境密切相关外,也深受医疗条件、防病意识落后的影响,常与贫穷相伴相生。”李平说,“我不止一次见到因太过在意钱把小病拖成大病的患者,也无数次为他们因闭塞落后导致的愚昧而惋惜。我也更深刻地认识到,对一旦患上便无法治愈只能通过治疗减轻痛苦的地方病患者来说,‘预防’和‘治疗’一样关键。跟岗实践结束后,我义务反顾、深感光荣地加入地方病防治队伍,成为其中一员。”

李平深入病区普查大骨节病现症患者

和地方病防治一样

深入地方病病区也要走漫漫长路

既然预防和治疗一样重要,如何才能更好地“防”与“治”呢?一定是到地方病“灾区”、到患者集中的地区去科普、去宣讲。

“记得2010年跟岗实践时,在老同事的带领下,我们遍访全市所有4个区县100多个大骨节病村。印象较深的是前往秦岭北麓的周至陈河镇金井村,我们清晨7点到陈河镇,8点到山脚下,下午1点才爬到村上。确实是‘爬’,因为好些陡峭的地方都是手脚并用才能上去,我们每人拄着一根拐杖沿着盘旋在山间的羊肠小道、贴着山那侧走,小道的另一侧常常就是悬崖。”李平说,“我至今仍记得有位同事因踩到了一根横在路上的木棍脚底打滑,趴着后退滑行了一段长长的距离,幸亏那后面不是悬崖,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一到村子,李平和同事们随便吃些馒头垫下肚子,就立刻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李平深入病区科普、宣讲、普查的地方病人,跋山涉水是常事

“通常是到患者家中探望,检查他们的关节情况、送治疗药物,进行面对面健康指导,作一些类似注意关节保暖、一定要购买正规渠道的加碘食盐等的科普宣传。”李平说,“给大骨节患者检查关节时常常有‘惊喜’发生,我记得有次我正给大伯检查时,他突然提起踝关节近期疼痛次数增加,我心里一惊,如果是真的可能提示他的病情有所加重,我想都没想扒下袜子从脚踝摸到脚趾,幸亏不是大问题,我心情一下放松顺带把袜子给大伯也穿上了。”

李平笑着说:“给患者穿脱袜子是当时检查需要,那都不是事儿!再说回这个村子,完成当天任务已是下午5点,等我们走回山脚已经是晚上8点,天已经黑了。”

李平深入病区普查大骨节病现症患者

“喊话”西安高氟地区年轻父母:

8岁前请帮助孩子远离高氟水饮用

检查氟斑牙和氟骨症患者时,也常有“意外”发生。

“山区人们的生活习惯也相对比较落后。”李平说,“尽管刷牙对氟斑牙的改善毫无用处,但能保持口腔清洁、预防口腔感染!所以遇到口腔有‘味道’的病患时,我一般都会多唠叨几句,‘记得刷牙啊!’”

李平说:“地方性氟中毒的主要表现为氟斑牙和氟骨症。氟斑牙牙齿表面粗糙、没有光泽,有白色、黄色、棕色甚至黑色的花纹、斑点或缺损,门牙损害最严重,牙齿可能会大片缺损;氟骨症会出现全身关节疼痛,四肢或躯干麻木,手足抽搐、僵硬,严重时还有关节活动困难,弯腰驼背可达到90度弯曲,胸廓变形,不能直立行走,丧失劳动力,生活不能自理甚至瘫痪。”

“饮水型氟中毒是地方性氟中毒的一种。目前我们每年都要对高氟地区的水质进行定点监测,联合水务部门对氟超标地区‘改水’,但总有村民嫌使用统一自来水要交钱,宁愿偷偷用井水。”李平说,“在这里,我想对生活在高氟地区的家长们‘喊话’:目前研究界已达成共识:防治氟斑牙,8岁前十分关键,在恒牙萌出前(8岁以前)摄入过量氟化物会导致恒牙氟斑牙。请年轻父母们务必在孩子8岁前减少高氟水的饮用。”

李平(右二)为病区儿童检查氟斑牙

扛机器爬山路、半夜用卫生纸把门缝

塞住在卫生间洗片子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李平说:“蓝田老村医那句‘我小时候喝过你们老科长的富硒茶,我现在也干地方病了!’为什么会触动我呢?可能因为身在其中见证了这些年西安地方病防治的不易与发展吧,才懂得这些年地方病防治取得的成果是一代代地病防治人前赴后继的结果。”

“我参加工作的头几年,在对大骨节患者检查时,我们常常要背着几十公斤重的X线机、防护用铅板再走山路,不少病区没有暗室,我们只能大半夜起来,把卫生间的门缝用卫生纸塞住,利用没有窗户的卫生间临时‘改造’一个暗室,再显影、定影、晾片,一干干到快天亮!现在一台重不到10斤的DR系统就可轻松完成这些,而且随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政策的不断推进,路越修越宽,大部分村子开着车就能到。”李平说,“2023年,《全国地方病防治巩固提升行动方案(2023-2025年)》印发,其中明确提出要‘加强科技研发支持力度,提升科技防病水平’,也许在人工智能时代,借助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我们会不会迎来地方病防治的跳跃式发展呢?那些前辈们孜孜不倦一生却受限于客观条件无法攻克的难题,比如至今仍原因不明的大骨节病的发病机制等,会不会有新的突破呢?我当然希望有。”

李平(左一)对大骨节病监测X线片进行晾晒与冲洗

采访快要结束时,李平还想聊聊家人。“能在工作中得到认可,这里面一定有一份功劳属于我的家人。感谢老人支持,感谢爱人理解,感谢习惯妈妈每个月都要‘消失’至少一个星期的女儿。也感谢那些理解我们的患者,记得有一次一位患者对我说‘感觉你们不光是政府派来治病的,还是来安抚我们的。谢谢!’,这句话我一直记得,也许会记一辈子。”